<delect id="b27v7"><rp id="b27v7"></rp></delect>

        <optgroup id="b27v7"><tt id="b27v7"></tt></optgroup>

          <thead id="b27v7"><tt id="b27v7"></tt></thead>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video id="b27v7"></video></del></thead><thead id="b27v7"></thead>

          <object id="b27v7"><option id="b27v7"><small id="b27v7"></small></option></object>

          <optgroup id="b27v7"><tt id="b27v7"></tt></optgroup>

          <thead id="b27v7"></thead>
          <font id="b27v7"></font>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video id="b27v7"></video></del></thead>

              <object id="b27v7"></object>

              <object id="b27v7"></object>

                <object id="b27v7"></object>
                <optgroup id="b27v7"></optgroup>
                  <thead id="b27v7"></thead>
                  <object id="b27v7"><option id="b27v7"></option></object><object id="b27v7"></object><optgroup id="b27v7"></optgroup>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del></thead>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del></thead>
                    注冊

                    莫高窟“數字化”探索,何以成了國際上遺產保護的典范


                    來源:澎湃新聞網

                    如何解決世界文化遺產敦煌莫高窟保護和利用之間的矛盾?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的建立、實名制預約的成功實施,無疑都是有益的探索。從1999年開始,莫高窟在時任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的帶領下,堅持走上數字化進程道路。

                    如何解決世界文化遺產敦煌莫高窟保護和利用之間的矛盾?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的建立、實名制預約的成功實施,無疑都是有益的探索。從1999年開始,莫高窟在時任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的帶領下,堅持走上數字化進程道路。而今,他們的探索得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認可,被稱為是“國際上解決保護和利用方面的一個典范”。

                    以下文字,根據莫高窟開放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主任李萍日前在上海漢源匯的講座整理而成。她認為,“今天前端如果莫高窟沒有數字展示中心,一天平均車輛是3000多輛,黃金周是10000輛,這些車輛全部自由地開上去,不預約,那么莫高窟滿山遍野的河床上將全是車輛,還有這些游客的自主行為,沒有預約,他想什么時候去就去,一個時間段平均要兩3000人去莫高窟。這是莫高窟不可承受的。“

                    莫高窟

                    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以立體球形大屏幕展示部分洞窟壁畫

                    莫高窟今年已經1653年了,我們想讓它永遠傳承下去。莫高窟前流長河,波影重閣。樓閣的倒影映在水中格外壯觀。

                    莫高窟是世界文化遺產。中國有五十多處世界文化遺產,世界文化遺產評定的時候有六項標準,全球一千多處世界文化遺產,完全滿足這六項標準的只有兩處,就是我們祖國的莫高窟和意大利的威尼斯。滿足其中一項標準就能入選,六項標準都滿足說明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之高。

                    敦煌研究院曾用了10年,由樊錦詩院長掛帥,做了一個游客承載量,這在全世界沒有一個單位用10年時間做一個游客承載量,用樊錦詩院長的話說,“我們不能頭一拍說莫高窟5000人就好了,承載量有很多指標:洞窟的面積、病害的分析、洞窟可利用的內容,洞窟所在的位置等。”十年才做出來,莫高窟一天最佳承載量是3000人。大家知道今年莫高窟多少人嗎?將近兩百萬人,就是它6倍的承載量在翻。

                    莫高窟壁畫

                    老一輩敦煌人的莫高精神

                    1944年常書鴻來到敦煌,常書鴻是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長,來的時候是攜家帶口的。最后他把兩個孩留在敦煌,他回去要找生活費,人們都想他這一走就不會再來了,結果常書鴻又來了,這一來就一直堅持到1984年,一直在敦煌。

                    后來他回去招兵買馬,招來我們第二任院長——段文杰。我們段院長是一位川籍畫家,是藝術家又是敦煌學的研究大家。我們進敦煌研究院的第一課是他上的,當時段院長給我們20個人上完課,他說你們都先從當講解員開始。段院長說十年以后,乘龍就會上天。

                    這上天的梯子是誰搭的呢?是敦煌研究院搭給我們的。當時段院長從1982年開始全國各地跑高校,要為敦煌培養人才。段院長為了往中央美術學院插班、往北京第二外語學院插班、往復旦大學的文博班插班,可以說是日日夜夜行走在這些高校,用他淵博的知識、人格魅力打動了這些高校的負責人,最后我們這21個人在3年期間,就在中國一流的名校作為插班生進了這些大學,我當時很有幸進入北京第二外語學院。記得段院長當時到二外請我們吃了一頓餃子,說了兩句話,“你們是敦煌的孩子,不要看北京這么繁華,你們學完了要回去。”“送你們出來,你們要回去。”

                    莫高窟壁畫

                    常書鴻院長當時年輕的時候在那臨摹,他們當時的工作就是清理積沙。這一張照片特別重要,這是1965年9月30號敦煌研究所所有員工,在這張照片上,常書鴻先生戴著眼鏡,還有我們的段文杰院長,個頭最小的那個小姑娘就是我們的樊院長當年,她特立獨行一個人站在那,很有個性。這張照片是文革前敦煌研究院的一個狀況,這些人在“文革”雖然受到了種種的迫害,但是他們有時候當面說服紅衛兵,告知他們這些東西是老祖宗的寶貝,他們用他們晝夜在這的堅守,可以說“文革”莫高窟保存了下來,保存得非常完好。

                    有位老先生今年已經86歲了,他依然在莫高窟,我來之前,他還在榆林窟修大佛,是我們甘肅評的隴原工匠,他對敦煌石窟雕塑、壁畫的修復,可以說掌握了絕技,很多屬于他的專利,他可以說是還健在的年齡最長的一個老專家。

                    莫高窟壁畫

                    可以說那一代敦煌人他們像民工一樣,從最基礎的清理沙子開始。他們在上面挖了很深一道溝,想讓沙子掉溝里面,可能就不會往莫高窟前面撲。其實敦煌的風沙之大,一個冬天沒過溝就被填平了。那么他們又做了防沙墻,不要讓沙子侵蝕到莫高窟前,他們做的這一切都是搶救性保護。他們還運用考古學、圖像學、歷史文獻結合的方法,做出了很多成績。所以我們的王旭東院長經常會這樣總結,他說我們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來發展敦煌事業的,我覺得這句話講得非常透徹。老一代的敦煌莫高人,他們真是用我們總結的莫高精神: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的精神,把一個個保護、研究的難關攻克下來。

                    段文杰院長用復原臨摹的方法,臨摹了很多敦煌壁畫。他是臨摹壁畫面積最多也是藝術水準最高的,至今沒人能超過他。甬道的《都督夫人禮佛圖》已經看不清了,40年代剝落以后面目全非了,但是段院長因為他研究敦煌服飾、中國服飾,用很嚴謹的大量理論研究的基礎上,把色彩抓準,用畫家獨特的筆墨復原出來了這幅作品,這幅作品現在保存在敦煌研究院,迄今都沒有人能夠超過他的藝術水準。我們在日本做展覽的時候,這幅畫曾經展出過一次,日本方面打來電話,問這幅畫能不能留在日本?當時大家就說,這幅畫已經成為我們的國寶了,已經很重要了。

                    莫高窟

                    “數字莫高窟”進入保護和利用新時期

                    進入敦煌研究院時期,我們的保護從搶救性保護過度到科學性保護時期。敦煌壁畫面臨著病害,保護研究所的保護專家力量非常強大。今天敦煌研究院有一個國家工程技術中心,古壁畫工程中心都是獨一的。

                    我們的現任院長王旭東1991年從蘭大畢業。當初填報志愿的時候,他填報的所有學校都是水利專業,因為他的家鄉是非常干旱的地區,人們都喝水窖里的水,他立志要做一位水利專家,改變這種面貌。后來為什么又去了敦煌呢?因為他的導師讓他來敦煌看一看,這一看從1991年到現在,也二十多年了。他主持的工作主要是巖體力學,敦煌壁畫中的巖石里面還是有水的,水分的移動,如果本體出了問題,那壁畫的保護就更談不上了,所以本體的問題現在是敦煌研究院亟待解決的,所以我們現在到了預防性保護的一個階段。

                    這個山頂上有綠樹,這是在莫高窟山頂上好幾十米外、幾百米外的遠端種著樹,把第一層大的沙子擋下來。第二用草方格的方式布沙,近處用跟美國蓋蒂保護研究所做的鐵的紗帳,通過這樣的措施,把莫高窟頂上的沙子首先阻斷了,所以今天到莫高窟去的時候是很干凈的。1981年那會兒,每天早上我們要用拖拉機先拉沙子,每個洞庫門里面都是沙子填滿了,拿一把鑰匙根本是打不開門的。莫高窟周圍的人文環境、自然環境,今天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樊錦詩院長大概在1999年,那時年客流量才30萬人的時候,她就在思考,這樣看下去客流量還要增加,有什么好的辦法?2002年,她在全國政協會議上提了一個提案,用數字化的技術,把洞內的東西拿到洞外來看。要實現這個技術很難,敦煌研究院跟一流的國外組織、國內組織進行共同協作。

                    隨著數字化的進程,我們在莫高窟13公里以外建了一個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為什么建在13公里以外呢?《中國文物保護準則》中有要求,輔助性建筑物必須要遠離核心景區。在樊院長帶領的我們敦煌研究院領導的努力下,出臺了一部《莫高窟保護條例》,在莫高窟外圍劃了很大的一個莫高窟保護圈,我們自己的建筑也建到外面去了,在離敦煌市中心9公里,離莫高窟還有13公里的一個道路上。我現在就是這個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的主任,說起來蠻驕傲的。

                    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從建成到現在已經接待了400多萬人,節假日、旅游旺季一天接待18000人,其中12000人是應急游客。這里變成前端了,都要在這個地方逗留。敦煌研究院雖然在山溝溝里,2005年我們是全國第一家實現預約制的單位,我們實行預約制的第一天,只有5家旅行社預約,到現在,我們有365家旅行社后臺注冊預約,我們從那個時候做了鋪墊,今天我們是全國第一家實行實名制預約的單位。很多人說看個洞窟還實名,剛開始會罵我們, 實際上大家仔細想,這樣的參觀模式才是對莫高窟最好的一份呵護。

                    今天前端如果沒有這么一個建筑物(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一天平均車輛是3000多輛,黃金周是10000輛,這些車輛全部自由地開上去,不預約,那么莫高窟滿山遍野的河床上將全是車輛,還有這些游客的自主行為,沒有預約,他想什么時候去就去,一個時間段平均要兩3000人去莫高窟。

                    莫高窟壁畫

                    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建成后,一個時間段,我們從早上8點到下午3點,30場電影,每一場電影200人,出去之后有4輛大巴把游客拉到洞窟,8個講解員在那無縫對接,實現了“線上預約,總量控制,前端數字化展示,后端實體洞窟”的莫高窟參觀新模式。”這種數字化體驗和實體洞窟兩種交織在一起,對游客來講,這種體驗應該是更豐富了,也大大提升了文化遺產的利用價值,這也是莫高窟在游客保護和利用方面做的最大的一個探索。

                    今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說莫高窟是國際上解決保護和利用方面的一個典范,這個典范更多的也是送給我們樊錦詩院長的褒獎。最近我們還要建一個大型的游客中心,這個游客中心投資4個多億,將在3年之內建成。以后大家去敦煌可以在游客中心里面享受到更高、最新的數字化技術的體驗,還要增加兩組的球幕影院,是非常棒的。

                    莫高窟壁畫

                    樊錦詩院長二三事

                    我想起了我們樊院長的一句話,很多年前她說,你知道我來上海,跟我的媽媽坐公交車的時候,我媽媽很洋派,像個上海的精致老太太,打個小圍巾,上去有人給她讓座。我站在那,人家一看我是鄉下人,我進到百貨店想挑挑東西,剛動一動,人家看我,好像不讓動的樣子。所以樊院長說,我們變土了,其實我們樊院長特別洋,她對生活的追求、和對彭老師的情感。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前院長樊錦詩

                    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

                    就在前不久我要來上海之前,她要回上海,我說你這次去,什么時候再回來啊?她說明年了,我說咱們照一張相吧,照相的時候坐好了,她把我輕輕一撥,她說往那邊一點,別把彭老師擋住了。因為彭老師去世了,彭老師的照片就在她后面的窗臺上,一張很大的照片,彭老師是特別有感染力的一位先生,目光炯炯地面帶笑容,結果我和她的合影中間就放了彭老師的一張照片。

                    彭老師是在去年7月29日去世的,我們代表敦煌研究院的年輕人去看他之前,特意到了北區考古遺址,晚上很晚了,我們的黨委書記就說,你們去把北區考古的沙土,那是彭老師工作出成果的地方,十年的艱辛,我們裝了一些沙土。然后又把彭老師和樊院長住的那個房子周邊的樹上的樹枝、花木帶上。彭老師特別熱愛生活,種了很多吊葫蘆,他把樹上的吊葫蘆都編個號,按照孩子的年齡大的、小的都送給他們,鼓勵孩子們要好好學習。他會抱一個葫蘆說,你拿著這個會變聰明的,你要好好學習,所以他對每個人都是那么好。

                    我們這個講解員隊伍能這么好,有4批講解員是彭老師親自把關去招的,他口頭禪經常說,“我去給你站崗,當擋箭牌,你按標準統一招。”,他兜里裝個卷尺,到了那地方,比如身高要1米65的,他畫好,身高不到1米65的,他也會說姑娘謝謝你,你干點別的事吧。所以我們的講解員隊伍這么好,有老先生的一份功勞。

                    樊院長吃的苦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她的那份簡單也是你們想不到的,我在西安機場遠遠看到她的時候,看到前面一個人走,夾著一個方便面。我說咱們剛下飛機,你下方便面干嘛?她說下飛機就要談事,沒時間吃飯。

                    莫高窟

                    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主任李萍在上海講座

                    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主任李萍在上海講座現場

                    今天我在這講這些話,真是對我們老一代敦煌研究院七十年這些人表示致敬,今天他們的墓碑都在莫高窟對面的沙丘上,所以說真正的守望者是他們。我今天跟上海的朋友們分享這些,因為樊院長,你們上海的女兒、敦煌的女兒太卓著了,今年我們甘肅省評改革開放四十年唯一的一個甘肅省的推薦人物,就是我們的樊錦詩院長。

                    [責任編輯:王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政務

                    網羅天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鳳凰網無關。翻譯版本出于為廣大網友提供參考信息為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用戶不得用于任何商業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產生的法律責任鳳凰網不承擔連帶責任。如有問題請聯系sichuan@ifengsc.com。本網指定法律顧問: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

                    鳳凰中韓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秒速飞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