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b27v7"><rp id="b27v7"></rp></delect>

        <optgroup id="b27v7"><tt id="b27v7"></tt></optgroup>

          <thead id="b27v7"><tt id="b27v7"></tt></thead>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video id="b27v7"></video></del></thead><thead id="b27v7"></thead>

          <object id="b27v7"><option id="b27v7"><small id="b27v7"></small></option></object>

          <optgroup id="b27v7"><tt id="b27v7"></tt></optgroup>

          <thead id="b27v7"></thead>
          <font id="b27v7"></font>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video id="b27v7"></video></del></thead>

              <object id="b27v7"></object>

              <object id="b27v7"></object>

                <object id="b27v7"></object>
                <optgroup id="b27v7"></optgroup>
                  <thead id="b27v7"></thead>
                  <object id="b27v7"><option id="b27v7"></option></object><object id="b27v7"></object><optgroup id="b27v7"></optgroup>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del></thead>
                  <thead id="b27v7"><del id="b27v7"></del></thead>
                    注冊

                    在數字時代 倫敦的演講者之角能存活下來嗎?


                    來源:界面中國

                    海德公園是倫敦最大也是最典型的公園之一。在這片350英畝的土地上,我們能夠看到一些常見的公園活動:周末野餐、撿拾飛盤游戲,或者是沿著彎彎曲曲的小道騎自行車。海德公園里還有一家藝術展館、一家咖啡店、一個可供游泳和劃船的湖泊。除此之外,在每個星期天的下午,海德公園的東北角會看上去像爆發了騷亂一樣。

                    2015年1月,一名演講者在海德公園演講角向群眾發表講話

                    海德公園是倫敦最大也是最典型的公園之一。在這片350英畝的土地上,我們能夠看到一些常見的公園活動:周末野餐、撿拾飛盤游戲,或者是沿著彎彎曲曲的小道騎自行車。海德公園里還有一家藝術展館、一家咖啡店、一個可供游泳和劃船的湖泊。除此之外,在每個星期天的下午,海德公園的東北角會看上去像爆發了騷亂一樣。

                    但是這里其實并非是一片騷亂。公園聚集著一群人,其中大多數都是男性。人群的中間是一個臨時搭建的小講臺,演講者可以站在這里進行發言,其他人則會偶爾對演講者提出質疑。這個場景每周都會出現在這里。不管是熟人還是陌生人,他們都會就政治、宗教問題進行激烈的爭論——在現實生活中,而非在網絡上。

                    這個集會通常被人們稱為“演講者之角(Speakers' Corner)”。這個地方并沒有隨著過往時代的流逝而逝去。在一個多世紀的時間里面,這里每周都會吸引成百上千的人們聚集在一起進行辯論、聆聽。在社交媒體如火如荼的今天(以及與此相伴隨所出現的政治極度兩極化),演講者之角卻能夠繼續存在,這證明,現實中的辯論擁有持久的價值——這個辯論不會涉及到人身攻擊和無腦噴,它所依賴的,是不斷變化的人群在這里一周又一周地進行交流和溝通。

                    Twitter、Facebook以及評論頁面并沒有使得人們放棄演講者之角,這是有原因的。在大約150年的時間里,這個位于倫敦中央的集會地點已經成為了自由言論的一種持久象征。1872年,英國議會通過相關法案,準許人們在演講者之角發言以及集會,這確立了演講者之角作為自由言論區域的非官方地位。與倫敦的其他地方相比,這片區域并沒有任何法律上的特權——例如,這里也不允許發布煽動仇恨的言論。而在實際生活中,只有當警察認為這里會對公共秩序造成威脅的時候,他們才會進行干涉。這項傳統使得演講者之角成為能讓人們樂意出席,公開發表言論的少數幾個地方之一。

                    馬克思、列寧、馬庫斯·加維(Marcus Garvey)等許多歷史人物都曾來到這里。喬治·奧威爾亦是如此,他還曾將演講者之角稱為“世界上的微型奇跡之一”。他說,在這里,人們能夠聽到“印度民族主義、戒酒運動的支持者們、共產主義者、托派分子……自由思想者、素食主義者、摩門教徒、救世軍、教會軍以及各種各樣的瘋子們”的發言。

                    如今,這里的發言者更多是在傳教布道,而非宣揚革命。在過去幾個月當中,我曾去過演講者之角幾次。我遇到的演講者大多是在爭論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真理,這些演講者包括素食主義者、無神論者以及自以為的和平主義者。一些常客每周都會來演講者之角,但也有一些人一年只來幾次。海科·邱(Heiko Khoo)是這里的常駐發言者,他告訴我,對于那些參與活動的人來說,演講者之角“映射出了這個世界”。他認為,這里能為人們提供許多不同的觀點和看法,而在網絡上,人們卻只傾向于接受那些與自己觀點相近的看法。他提到,雖然這里大部分辯論的話題都是宗教,但是,“這里的氣氛卻通常反映了社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也反映了演講者之角的人群所擁有的獨一無二的特點。”

                    海科·邱非常了解這里。1986年,他第一次在這里進行發言。他能夠吸引很多聽眾,并因此而有了名氣(任何時候都有30-100多位聽眾)。他的演講主要是關于英國和全球政治的當代問題。他告訴我,演講者之角的大多數話題都不同于每天的新聞頭條。“如果演講者之角是官方政治辯論的反映,那么你可能會在這里聽到某個人討論關稅同盟及其好處,”他在談到英國脫歐的時候說道,“但是,我們通常不會討論這些事情……因為這個討論冗長乏味,非常無聊,沒有人能夠真正地回答這個問題。這不是一個哲學問題。”

                    在外面的人看來,演講者之角看上去似乎是一片混亂——一群充滿熱情的發言人毫無秩序地聚集在這里,他們站在臨時搭建的講臺上進行演講,還會時不時地與提問者進行爭論。這里通常會有幾個演講同時進行,但是,演講者們通常會遵循不成文的規則,他們不會故意提高聲音,試圖去蓋過另一方。“你們之間需要保持20英尺的距離。”斯蒂芬告訴我。他也是這里的發言人,是一名退伍老兵。對于這里的常客而言,這里則是亂中有序。“如果你經常來這里,你就會意識到,那些互相爭執的人其實每周都在互相爭執,”菲利普·沃爾瑪斯(Philip Wolmuth)告訴我。他曾寫過一本書,題為《演說者之角:辯論,民主和擾亂治安》(Speakers'Corner: Debate, Democracy, and Disturbing the Peace)。菲利普·沃爾瑪斯是一位攝影記者,三十年來,他都一直在記錄演講者之角。他說,這片地方一直都是在自我管理:“當然,警察會偶爾站在這里進行保衛,以防出現什么問題。”

                    這個平臺基本沒有任何規章制度,而且允許人們能針對一些問題互相爭執——這個定義幾乎也可以直接用來形容社交媒體。但是,當我將演講者之角與社交媒體做比較的時候,海科·邱對此予以了否定:“演講者之角是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的會面,是活生生的實體。”他認為,在網絡中,用戶之間通常是平等、匿名的,而演講者之角則做不到這兩點。“在網絡上,你能夠發表言論。你或許被人們亂噴,被人們反對,但是你仍然可以發言。在演講者之角,如果聽眾反對你的觀點,你無法說完自己的發言——除非你真的掌握了隨機在人群中進行演講的藝術。”

                    但是,他或許夸大了網絡領域的水平。如今,Facebook等諸如此類的公司正面臨著反噬作用,而其中的原因之一便是,這些平臺并非是他們原本以為的那種自由、公開的思想市場。算法能夠決定向誰推送更多的何種內容。智能對話機器人傾向于推送那些容易引發爭議的話題或者是傳播錯誤信息。一些用戶會威脅或者騷擾其他用戶。如果說,演講者之角的那些人由于演講能力有限,因此所能吸引的聽眾也很有限,那么,同樣地,Twitter用戶也會想盡一些辦法來獲得有限的注意力。

                    演講者之角

                    演講者之角或許和社交媒體也有一些相似之處,但是卻仍未被社交媒體取代。雖然社交媒體能夠觸達演講者之角所無法接觸到的聽眾,但是,現實生活中的辯論卻比虛擬的辯論更加具有優勢。“演講者之角能夠一直存在下來,這絲毫不令人奇怪。” 羅賓·曼塞爾(Robin Mansell)在郵件中告訴我。她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一位教授,主要研究的是新媒體和網絡。她提到,諸如社交媒體等新數字通訊能夠完善或者改變人們彼此之間的互動方式,但是,它們“在歷史進程當中還尚未取代舊式的交流方式,例如公開演講”。

                    但是,演講者之角也確實是受到了一些影響。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參與者將演講者之角的辯論拍攝下來——這項趨勢曾導致YouTube上出現了成千上萬個相關視頻。其中有一些視頻的觀看量只有數百次,但也有一些視頻的觀看量達到了上千次。“人們會把這些長達數個小時,未經剪輯的視頻傳到網上。即便攝影者使用的是十分精密的設備,但是,這些視頻的聲音質量仍然非常差勁。” 菲利普·沃爾瑪斯在談到這一行為時說道。他認為這一行為非常無聊。“演講者之角的辯論被搬到社交媒體上之后,你就無法再去介入到這場辯論中了。你只是在看一個視頻,然后在下面寫一條評論。這和親身前去公園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在演講者之角,你可以打斷某個人的發言,對他說道:‘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回答我的問題。’這是完全不同的過程。”

                    但是,對于其他人來說,將演講者之角搬到網絡上并不僅僅是無聊——而且會造成威脅。“評論中的內容會造成麻煩——評論可能會非常具有煽動性。”安迪告訴我。他是演講者之角的常客。他說,在傳統意義上,參與者會在每個周末進行辯論,下一周則會從他們之前結束的地方繼續開始討論。“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在整個一周當中,你都會看到評論里的那些充滿惡意的內容。事實上,去年就有兩派人之間爆發了激烈的對峙。”

                    伊恩也是演講者之角的常客。他告訴我,盡管他不會上傳視頻,但是他卻會去觀看這些視頻,而且他經常出現在許多視頻當中。和安迪一樣,他也認為,這些視頻對演講者之角的正常運行造成了挑戰:“之前的演講者之角并不像現在這樣,”他說道,“這些視頻會被傳到網上。然后等到下周的時候,人們會走過來跟我說:‘我想要和你辯論,因為我上周在視頻里看到你了。’”

                    在演講者之角,盡管一些辯論會非常激烈,這里卻很少出現暴力,但也確實曾經發生過暴力。3月,極右活動家湯米·羅賓遜(Tommy Robinson)在進行演講期間,人群之中發生了暴力行為。之后,這個視頻被傳到了網上。海科·邱說,那天他也曾被人群撕打,“羅賓遜喜歡代表被壓迫的英國白人工薪階層——演講者之角的象征意義非常強烈,”他說道,“當時事態非常緊張,就像處在刀鋒之上一樣。這就是一種危險。”

                    有一位警察非常熟悉演講者之角的歷史及其復雜性。他告訴我,社交媒體對維護該區域的秩序造成了挑戰。“這里發生的變化主要是人們將社交媒體上的那種焦慮和仇恨帶到了演講者之角。”他還提到,警察基本沒辦法去阻止人們拍攝視頻。“公園的管理條例是在今天的科技進步之前所擬定的。你能想象我們去跟別人說:‘抱歉,這里不能拍視頻,能把手機關掉嗎?’這不可能的,我們沒辦法做到。”

                    《泰晤士報》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說,有一些極端主義者和極右分子試圖利用演講者之角的象征性意義,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標,這些人正在“將演講者之角變成一種武器,對其進行剝削利用”。這位警察對這一描述完全不認同。“這里確實有一些我們比較擔心的人,”他說的是公園里那些比較具有煽動性的演講者,但是他認為,網絡對演講者之角造成的所有威脅,都不是存在性的威脅。“所有事情都在演進,都會發生變化,”他說道,“這個地方不可能回到之前的樣子。我們無法用警察力量做到這一點。”

                    [責任編輯:楊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鳳凰政務

                    網羅天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鳳凰網無關。翻譯版本出于為廣大網友提供參考信息為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用戶不得用于任何商業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產生的法律責任鳳凰網不承擔連帶責任。如有問題請聯系sichuan@ifengsc.com。本網指定法律顧問: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

                    鳳凰中韓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秒速飞艇彩票